黄土梁子林场精彩诠释“塞罕坝精神 演绎新时期的绿色传奇

作者: | 文章来源: | 发表时间:2017-07-24 | 点击率:2811

    位于河北省平泉市北部的黄土梁子林场,比塞罕坝机械林场建场早八年,林区属于典型的石质山区。当时规划营林地面积9万亩,由于建国前的滥砍盗伐,辖区内只有500亩天然残次林,森林覆盖率仅0.6%,“山是和尚头,雨多洪水流,有山无柴烧,用材更发愁”,是这里的真实写照。经过务林人50年的艰苦奋斗,林地面积达到了22万亩,森林覆盖率超过71%,为河北省第二大人工林场。“昔日的荒山秃岭,变成了“无山不绿,有水皆清,四时花香,万壑鸟鸣”的绿水青山,成为见证务林人功勋的绿色丰碑,成为塞罕坝精神的精彩诠释。站在新的起点上,开拓创新、敢于担当的黄土梁子林场人大力弘扬塞罕坝精神,依靠科技创新,实现绿色崛起,走出了一条“生态保护与培育并重 森林经营与产业开发共赢”独具特色的绿色发展之路。在全市林业改革和生态产业发展中发挥了典型、示范和引领作用,演绎着新时期的绿色传奇。
    忠于使命、矢志造林:赢得满目青山翠
    1954年,黄土梁子林场建立,全场干部职工共有9人,办公地点是黄土梁子村的一个破庙,供桌上办公,庙堂内睡觉,管辖着七个半公社、35个村的造林。“一怕影响放牧,二怕无处开荒,三怕造林不活”,群众没有造林习惯。建场之初,务林人下乡造林扛着行李卷,交粮票吃派饭,凭着一种使命至上的责任感,用辛勤的汗水培育着绿色的梦想。“开始在小龙潭山阳坡植树,那可真是上山一身汗,下山一身霜,吃的百家饭,住得饲养站,连续两年植树200多亩,可是由于没有经验,成活率不到5%,看着那没有成活的树苗,真是着急呀!”今年84岁的原场长李文儒介绍说。使命不容退缩,进行细致的实地分析,既然油松苗喜阴,就把穴周边的土刨下来,堆成土埂制造个“小反坡”,是不是就可以呢?第三年春天,运用“小反坡”植树法栽油松100多亩,成活率高达90%。1983年12月,林场发明的“小反坡造林”,获河北省科技进步二等奖。此项技术的应用推广破解了石质山区阳坡造林成活率低的难题,有力提高了造林质量,加快了林场造林绿化速度,对燕山、太行山植树造林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为全省加快荒山绿化步伐提供了成功的经验。
    1977年秋,黄土梁子林场参加了在塞罕坝机械林场召开河北省造林现场会在。据参加大会的李文儒介绍,那时塞罕坝就冷得穿棉大衣。当时我们想,“塞罕坝是人烟渺茫的塞外高寒坝区,都能造出一片片树林,如果没有一股子精神,是无法做到的”。现在想起来,伏冰卧雪、艰苦创业的几代塞罕坝人创造了“沙漠变绿洲、荒原变林海”的绿色奇迹,是值得我们弘扬和传承的,塞罕坝精神给我们务林人巨大鼓舞和启发,蕴含着宝贵的时代价值。
    随着大规模造林的展开,特别是春季造林,前后只有20多天,造林时间集中和林场职工少矛盾凸显。怎么办?“依靠群众造林!本着‘宜林宜农’的原则,把造林任务承包到户。”李文儒介绍,那时林场和农户签订“三包五保合同”,即农户包任务、包成活率、包管护;林场保技术指导、良种壮苗、幼林抚育、后期管护;男工每天挣1.47元,女工每天挣1.26元,林副产品收益归管护者所有。群众造林热情高涨,每年都要造林6000多亩。这种方式造林很快在全省及至全国推广学习。同时林场还探索出了“春夏秋”三季造林常识:“阴坡松,阳坡槐,沟堂两岸栽棉槐”;“刺槐春栽秋不栽,秋栽冬冻不成林”;“深栽实踩不窝根露根,埋土堆防寒又防兔”多项造林经验。1986年,在河北省林业会议上,省林业厅提出了“机械造林学塞罕坝、山区造林学黄土梁子林场”的号召。
    通过国有带民营,很快周围荒山都绿了起来。“山上多栽树,等于修水库,雨多它能存,雨少它能吐”。从那以后,这一带再也没有大的山洪暴发。到2000年,黄土梁子林场国有林地面积达到22万亩,成为河北省第二大人工林场,活立木蓄积75万立方米,森林覆盖率超过71%。这20多万亩郁郁葱葱的人工林海,逐渐发挥着“为首都阻沙源、为京津涵水源、为林业增资源、为农民拓财源的重要作用。
    科学求实、精心护林:守卫生命每片绿
    “火灾、虫灾、滥砍盗伐是森林三大害。”现任场长迟明峰介绍,只要加强管理,滥砍盗伐就可杜绝,火灾和虫灾是最难防治的。可是,如果不精心地去呵护老一辈们用汗水培育起来的这片绿,就是我们这代务林人的失职。
    1992年,黄土梁子林场在海拨980米的龙潭山巅建了一座望火楼,可瞭望管护林地面积63万亩。因为处在悬崖峭壁上,工作环境恶劣,一切生活用品都要背到山上,每天吃馒头、咸菜就着白开水,谁都不愿意吃这份苦。林场工人杨庆臣,是场子里公认的“活地图”。1999年10月,带着场子和家人的重托,39岁的他来到望火楼上,一干就是18年。“刚上山时,夜里刮大风都不敢睡觉,后来就害怕下雪下雨。”杨庆臣回忆当时的情景说,2003年春节后,一场罕见的大雪,封住了唯一的山路,他每天就吃一顿饭,在望火楼坚守了20多天。夏天下雨时,经常发生雷电,先后有4部电话、3部大刀闸被雷电击坏。2005年,杨庆臣被评为全国优秀护林员,如今的他,依然默默地坚守在那平凡而艰巨的岗位上。
    多年的封山禁牧,林区内植被柴草茂盛,护林防火难度大。2004年,林场与北京林业大学合作研制了森林草原防火阻燃剂,通过不同浓度批次试验,成功用于森林草原防火,填补了河北省化学防火阻燃剂应用空白。每到防火关键期,在高危林区喷洒,有效地预防了森林火灾。此阻燃剂已被列人河北省创新应用科研指导性计划。
    虫害是森林的一大杀手,特别是松毛虫是森林病虫害之首,被称为无烟的森林火灾。黄土梁子林场每年治虫资金高达40万元,2000年,松毛虫害面积达8万亩,损失100万元以上。2003年,正在为防治松毛虫害发愁的场长迟明峰,听说松毛虫蛹可制作美味佳肴的信息。他灵机一动,毛虫变佳肴,何愁毛虫不灭?于是,经过多方打听,他与山东一客商取得联系。当年,他发动职工和当地农民上山拣蛹,十几天下来,就收购了10多吨虫蛹,一举不仅消灭了松毛虫,还为当地农民收入20多万元。
    此举在全国林业系统引起轰动,国家林业局专门为黄土梁子林场拨专款20万,建起松毛虫蛹收购加工冷藏库。昔日人见人怕的毛虫,如今变成了抢手货。尽管松毛虫蛹价格从每公斤12元长到40元,也很难买到。目前,松毛虫在平泉及周边地区得到根治,不仅是承德,就连周边的内蒙、辽宁等地松毛虫都很少见了。此物理防治法先后被新华社、中央电视台等重点新闻媒体进行报道,引起了国内外专家学者的高度重视和极大兴趣。2009年,河北农大学习来林场做松毛虫课题研究;2011年,朝鲜土地和环境保护部森林病虫害管理局崔钟浩一行3人莅临林场考察松毛虫防治。2016年2月,人民日报还以林场松毛虫防治为案例刊发题为《放开思维缰绳》的评论文章。
    绿色崛起、创新驱动:科技发展百业兴
    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林场领导班子确定了“科技兴林、产业富场、创新发展,绿色崛起”的发展战略。在保护经营好现有森林资源的基础上,通过引智借脑,依靠科技进步发展林业生态产业,积极探索林业可持续发展道路。2006年,林场研究的《刺槐断根更新技术》获省级科研成果,同时获承德市科技进步三等奖,解决了刺槐多次平茬后萌蘖低的问题。2009年,林场通过努力积极争取,成功入围国家首批森林经营示范国有林场,并编制了2010—2019年森林经营方案。在我省首次实施公益林带状皆伐,通过“修枝、生态疏伐、清理死树、定株、林地清理”等方法实施中幼龄林抚育;油松采伐作业中实施保留健壮母树解决更新,林木采伐后不用更新造林,通过天然落种自然成林;通过“引针入阔或引阔入针”调整森林资源结构;采伐带中培育黄柏、黄芩及蒙古栎珍稀树种;结合森林抚育,创新“林苗一体化”经营模式,建山地苗圃3000亩。
    林场以科技示范为突破口,开展技术攻关,先后与北京林业大学等15家高校科研单位建立合作关系。2009年建成了食用菌园区,2013年,黄土梁子林场与山东省农科院联合攻关,成立了“黄林硒盛菌业有限公司”,成功试种富硒平菇、香菇25000袋,通过国家食品质量检验检测中鉴定,食用菌富硒量符合食用标准。并进行了富硒平菇品牌和高端产品科研,取得成功,先后培育出了富硒食用菌、富硒西红柿、富硒玉米、小米、苹果、板栗等系列农产品。其中,富硒香菇、平菇获得了河北省科技成果、承德市科技进步三等奖。走进黄土梁子林场办公楼,唯一配有空调的房间不是场长办公室,也不是职工宿舍,而是食用菌科技研究室。2013年,林场又组织生产技术人员进行了林下培菌实验,取得成功。在河北省林业可持续发展现场会上,林下陪菌受到了与会领导的高度重视,并走进塞罕坝阴河林场,进行实验推广。2015年,有两项林下栽培富硒菌技术获得省级科技成果奖,承德市科技进步二等奖,获两项发明专利;2016年河北省科技厅把林下培菌产业列为示范推广项目。2014年,河北省首家刺槐良种基地落户黄土梁子林场,规划面积1000亩。可带动全省及全国刺槐育苗产业质的飞跃,2016年向国家申报了《刺槐林木种质资源基因库项目》。2014年林场被中国科技创新委员会授予“生态共生示范基地”称号。2015年12月,黄土梁子林场成为全国首家林菌分会理事单位,也是全国4855个国有林场唯一入围的理事单位。2016年8月23日,国家林业局组织全国120家国有林场场长到林场进行了参观学习。目前,该场“林下培菌、特色花卉、山地苗圃、刺槐良种繁育基地”等新业态正在崛起,已基本实现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的夙愿。同年,林场被中国林场协会授予“全国十佳林场”称号。
    青山不语,绿色为证,满山青翠和无声壮举,谱写着务林人追逐绿色梦想与塞罕坝精神一脉相承的奋斗凯歌。回望黄土梁子林场所走过的足迹,印证着这样一个道理——自觉守住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他们用辛勤汗水和聪明才智在石质山区演绎出了同塞罕坝一样的绿色传奇。(谭红岩  宗文斌)